羊城晚报:郑凯南独家专访揭露“金陵”秘事

  金牌制片人郑凯南的电视剧新作《金陵秘事》已完成后期制作,不日将与观众见面。这位二十年来引领中国电视剧风潮的女强人,曾制作过《空镜子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等经典名剧,而近作《苏菲的供词》正在各地方台热播,备受好评。近日,郑凯南在北京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对于如今电视剧市场上明星片酬高、谍战剧跟风等热点现象,郑凯南都有自己的见解。

  【郑凯南档案】

  1949年生于湖南南岳,祖籍天津蓟县。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,原在湖南省话剧团工作,曾在央视播出的话剧《第二次握手》中扮演丁洁琼。1986年调入深圳,1988年起任万科影视公司总经理和总制片人。策划和监制过多部有影响的影视作品,如电影《过年》、《找乐》、《兰陵王》、《梅艳芳菲》、《减肥旅行团》等,电视剧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日出》、《牛虻》、《空镜子》、《苏菲的供词》、《金陵秘事》等。2003年成为第一个走上哈佛论坛的中国制片人。

  谈新剧:

  不是给人小乐子

  羊城晚报:《金陵秘事》的剧本是你自己创作的吗?

  郑凯南:这个故事是我和胡强一起编的。原来我自己编了一个故事,然后讲给对历史和金融很通晓的湖南作家胡强听,最后决定他写前十五集,我写后十五集。

  羊城晚报:讲述民国年代的戏,很多都拍成爱情和谍战类型,你为什么会想到走侦破+悬疑的路线?

  郑凯南:因为我们的主题比其他类型片都要大。其实有点类似后宫戏,只不过不是嫔妃之间勾心斗角,而是政治人物之间玩弄权术,为了一个很大的阴谋而不惜拿小人物的命运开刀。我们的主题特别严肃,不是给人小乐子或者太娱乐化的,而是要引起思考,所以很注意戏剧张力,层层人物关系网织得比较严密———不单老百姓面临时局动荡,还有中产阶级、银行家,连郭智仁这个对蒋经国忠心耿耿的心腹最后也彻底绝望。我们对最后那场戏挺满意的:郭智仁拿到蒋经国给的两张机票,都走到半路了,他听到女儿带着游行队伍喊口号,于是就把汽车停在旁边,犹豫了一下把两张机票撕了,对一直跟着他的大队长欧阳说:“古人云,英雄轻故乡,我郭智仁不是英雄,我对这个故乡,难以割舍。我已经50多岁了,留下来可能还能看到一丝好的晚景啊。”这样一个从头到尾器宇轩昂、踌躇满志的人,到最后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,连说话都没有底气了———那是一个大时代的趋势。

  羊城晚报:就是关注从高官到普通人在社会大动荡里的命运?

  郑凯南:对。我们戏里写了两个小人物,其中一个叫秦兆旭,是个木讷胆小的银行小职员,成为总经理行贿的“白手套”,专门为老板送贿金。而受贿的部长则让自己的秘书来接手,秘书就是秦兆旭的同学。后来秦兆旭被卷入命案,各方都要杀他灭口。他为了自保开始逃亡,最后落入郭智仁手里,和最高阴谋联系在了一起……这个故事挺好看的,一环扣一环。不过,希望观众不光看的时候觉得惊心动魄,还要有一些回味,得到一些启迪。

  羊城晚报:这部剧什么时候能播出?

  郑凯南:我不像有些人那么急,还没做完就赶紧找一家推出去。我对这个戏挺有信心的。最早我把剧本给央视看过,他们特别喜欢,我问央视的编辑要怎么改,他说好像不怎么需要改。

  谈跟风: 得大妈者得天下

  羊城晚报:你拍片好像从来不跟风?

  郑凯南:我不愿意跟在别人后面。比如拍《空镜子》时,那会儿都是清宫戏,我拍一个淡雅的生活剧,公司的人也觉得风险太大,想用便宜的演员来演,但我坚持要好导演和好演员,结果这部剧火起来了。后来拍了《林海雪原》,他们又说我引领了翻拍红色经典的潮流。

  羊城晚报:你有关注这几年热播的谍战剧吗?

  郑凯南:看过一些。我看《潜伏》,喜欢得不得了。《黎明之前》我没看太多,但觉得人家的构思、节奏很好。

  羊城晚报:很多观众认为《黎明之前》是一部学习美剧的典范之作,你怎么看?

  郑凯南:我没有研究,但它充分调动观众看这个剧的兴趣,让那口气始终吊着不松下来,这是要本事的。其实很多好莱坞商业电影都走这个路子,3分钟就一个高潮,不断给你兴奋点。我觉得电影还比较容易做到,但电视剧篇幅那么长,很难。这次我们拍《金陵秘事》也很注意这个,要让观众琢磨里面每一句话的含义。话不在多少,在于含金量。就像《潜伏》里余则成和站长往大沙发上一坐,就长篇大论地说着非常有悬念的话,观众也被吸引着很认真地听。

  羊城晚报:这两年谍战剧是不是有点一窝蜂了?

  郑凯南:有这个情况。电视台是特别注重收视率的,不是很敢探索,所以就导致前一部戏火了,就赶快弄一个差不多的,像《苏菲的供词》播的时候宣传点也要说成是“另类《潜伏》”。也不能怪电视台,电视台现在更多是求稳,尽量迁就观众现有的观赏水平。你写得稍微深一些、层次高一些,它就认为你这是小众的东西,就不敢播了,他们认为观众看电视剧就是为了娱乐。

  羊城晚报:现在很火的家庭伦理剧跟当年你打造的《空镜子》风格很不同,不是关于婆媳关系就是第三者插足,你怎么看?

  郑凯南:因为现在主要的电视观众都是40岁-60岁的女观众,所以说赢得了大妈就赢得了市场。只有大妈是追看电视连续剧的,虽然她们不上网也不发表意见,但她们是基本观众。所以网上很火的电视剧未必有好的收视,像《黎明之前》在几个电视台播出收视都很一般。我说怎么可能,网上那么火!但他们说大妈们看不懂。我们的《金陵秘事》想努力寻找一个知识群体和普通群体中间的平衡点,让看热闹的看热闹,看门道的看门道。

  羊城晚报:你觉得现在电视剧市场能做到细分化,大家都能有各自的回报率吗?

  郑凯南:做类型片比较保险。电视台不断告诫我们什么类型能火,比如战争剧火,但还特地告诉我们军营戏不火。导演康洪雷跟我说,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和《士兵突击》开始都不好卖,后来回过头来才火,但投资方没有赚到钱。所以其实第一关不是观众,是电视台。就像一个商品过的第一关,是超市会不会放到架子上。有时我们说你播了试试看吧,他们会说,万一我们收视率掉下来谁负责?

  羊城晚报:电视台购片的人自己看电视剧吗?

  郑凯南:他们肯定不看。有的电视台买片子是这样的,自己不怎么认真地审,拿回家给自己退休的岳父岳母和小保姆看。保姆看了前两集说可好看了,那就买。

  羊城晚报:你认为现在观众的口味好把握吗?

  郑凯南:还是不难把握的。首先是要多变,就算再大的明星,天天看着也烦。比如葛优今年要演3个贺岁片,观众一定会比较,挑哪一个是他演得最好的,但如果不是同时演,可能人们就会认为哪部都很棒。谍战戏就好在这里,故事性特别强,但凡能理解剧情的人都会爱看。在类型模式上,这是非常商业的一个类型,是非常稳妥的。

  谈片酬: 选对的不选贵的

  羊城晚报:如今很多家庭伦理剧也很火。

  郑凯南:家庭剧一定要有好演员。郑晓龙说过,《金婚》火不是他的功劳,是张国立和蒋雯丽的功劳,中间那几集太拖沓了,但老百姓还是坐住了,因为喜欢那两个演员。海清在《双面胶》里那种上海知识小媳妇的感觉,演得那个可爱啊,让男男女女都喜欢,演得太到位了!

  羊城晚报:可是很多制片人说现在演员片酬越来越高,快做不下去了。

  郑凯南:要是真做不下去他就不做了,其实他可能最后还是赚到了钱。但很多电视台觉得有大牌演员的片子就好卖,所以很多制片人还是尽量找大牌。

  羊城晚报:对于片酬高涨,制片方能控制吗?

  郑凯南:很难。我觉得明智的制片人要选择合适的演员。当年我拍电影《过年》,用了13个明星,有的现在还是一线演员,比如葛优,当年他的片酬才8000块。还有就是剧本不好也不行,很多电视台买了大腕演的片子,播得一塌糊涂。还有,只有一个好演员也不行,得几个演员形成一个默契的表演风格才行。以前人家说艺术是圣殿,但现在谁都能干涉艺术创作,就连片子的节奏都不是导演全说了算。老百姓、广告商成了你的衣食父母,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。很多优秀导演、制片人一起聊时都很苦恼,但我们只能在夹缝里求生存。

  羊城晚报: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?

  郑凯南:接下来要拍电视剧《神秘的大佛》,也是悬疑+侦破,是把刘晓庆演过的老电影改编成电视剧,把年代、故事、人物全变了。还有一个轻喜剧《婚姻英雄传》,是电视剧版《杜拉拉升职记》编剧张巍写的,描述上世纪60、70、80年代出生的三个不同年龄层次人物的都市爱情故事。